网易新闻48小时评论排行

从西宁驱车往西420公里,走过蓝宝石般的青海湖和银波粼粼的茶卡盐湖,来到了素有柴达木“绿洲”之称的都兰县。

在都兰,近年来有个山沟里飞出金凤凰的故事尽人皆知,而故事的发生地恰巧就叫沟里乡。

正如“沟里”乡名所隐喻的那样,几十年来,甚至几年以前,这个海拔3700—5200米的藏族纯牧业乡还和偏远贫穷相伴。而现在,藏族牧民们过上了此前他们完全不敢想象的生活。走进沟里乡秀拉赛堂饲草点,只见一栋栋崭新的藏式民居整齐排列,绿化、亮化、供排水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。

2009年,游牧民定居工程开始在青海全省实施。沟里乡紧紧抓住机遇改善民生,以每户补助3.5万元的标准,在秀拉赛堂饲草点集中建设了150套游牧民定居房。

在村头的索南严排家中,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客厅那套高级组合音响。农闲在家时,索南严排最爱俯在沙发小憩,听一会藏乐和佛经,然后到家中的小佛堂礼佛。为了能让儿子班玛尖措接受更好的教育,索南严排一家去年决定从山上下来,干起了种青稞的农活。由于擅长技术、懂得经营,索南严排现在每年能挣到9万元,这已经是放牧收入的两倍了。“儿子女儿现在读的是寄宿式学校,来回还有班车接送,让人放心。”索南严排说,过去在山上生活诸多不便,看次病要走60公里,现在可好了,3公里之外就有医疗点。

谈起近几年巨大的生活变化,藏族大哥达洛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,“过去在山上放牧,成天风里来雨里去,收入还不高;现在能在城镇定居,还住进楼房,别提有多舒心了!”

达洛赶上了好政策,挑上了一栋沿街的两层楼房。一楼交给他妻子经营藏族服装和日用百货,二楼则是一套两居室。走进达洛家的客厅,考究的沙发、精美的装修、高档的电器让记者仿佛走进了城市居民家中。“1994年,一场大雪灾让我家牛羊全部死光,血本无归的我下定决心告别牧民生活。”达洛说,他最近进了金沟里工贸公司工作,年收入一下子增加了4万多元。

达洛提到的金沟里工贸公司,来头可不小。因为这家公司的“股份”,沟里乡的居民们几乎人人有份。

前些年,沟里乡发现了储量可观的黄金矿藏,青海山金矿业公司获得开采权。为构建和谐的企地关系,山金公司2010年底垫资建设了70公里输电线路,结束了沟里乡不通网电的历史;挤出数百万元援建定居点供暖工程,提供免费集中供暖服务……

除了直接“输血”,企地双方也力图提高当地藏族居民的“造血”能力。2011年4月,山金公司与沟里乡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联合成立了“都兰金沟里工贸有限责任公司”,工作岗位全部面向乡里招聘。公司成立之初,就为全乡100多名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就业岗位。

金沟里工贸公司80%的股份归沟里乡合作社所有,公司总经理、副总经理由乡里的能人多旦和肉智布担任,管理层人员全部来自沟里乡。原本逐水草而居的牧民变身成为股东,年薪、工资、分红、市场……这些过去没听说过的名词,如今深深扎根在牧民心中。从草场到市场,从牧民到企业家,一批懂管理、会经营、能闯市场的牧民由此诞生。

2011年,金沟里工贸公司的业务总额就达到了596万元,利润达到160万元。仅此一项,加入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的牧民每人就可分红1000余元。

到去年年底,沟里乡牧民人均纯收入已达到7500元以上,而在3年前,这个数字还不足2000。就这样,山“沟里”飞出金凤凰的故事渐渐传开。

按照山金公司的打算,等金沟里工贸公司做实做强后,公司管理、运营将全部交给合作社,即便将来不再依赖山金公司,金沟里工贸公司也依然可以保持持续发展的能力。

与“金”结缘、靠“金”腾飞的沟里乡,正迎来充满金色的未来。

(本文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)